亚游ag官网|官网

左宗棠被参有不臣之心,慈禧问了个技术性问题,没人敢为难左宗棠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6-16

光绪十年(1884年)六月二十六日,是光绪的生日,满朝大臣在乾清宫跪倒一地,齐祝万寿圣节。大学士左宗棠位居文官之首,理应做好表率,只是,73岁的他腰腿已不灵便,实在经不住长时间跪拜仪式的折腾,遂致失礼。礼部尚书延煦据此参了左宗棠一本,请慈禧与光绪惩罚左宗棠。

左宗棠被参有不臣之心,慈禧问了个技术性问题,没人敢为难左宗棠

?延煦在奏折上说,左宗棠并不是进士出身,太后与皇帝却破格提拔他,他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日益骄慢,有“不臣”之心。

慈禧不相信左宗棠真能“不臣”,因此对延煦的小题大做有些恼火,可大不敬的事已经发生,也不好随便放过。于是,慈禧与恭亲王商量,并问了个技术性问题:“既然事关礼仪,为何不以礼部名义参劾,而以延煦个人名义参劾?”恭亲王一听,知道慈禧不想追究此事,便赶紧顺着慈禧的意思,说为了保全功臣,建议不公开这份奏折,以免掀起波澜。而对左宗棠,仅施薄惩就够了。慈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即批准。

左宗棠被参有不臣之心,慈禧问了个技术性问题,没人敢为难左宗棠

?不过,醇亲王对这个处理结果十分不满,他反参了延煦一本,说延煦不能就事论事,有“倾轧”之嫌,实在荒谬。对左宗棠的劳苦功高,慈禧当然都清楚,而且她平日也能体恤老臣,不致因此动摇对左宗棠的信任。但是,将来皇帝亲政,恐怕不能如此儿戏,一旦因此误会三朝勋旧,则是“此风一开,流弊滋大”。他这话的意思是,不能让延煦这样的佞人肆意胡说,离间君臣,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慈禧再次感到头疼:延煦非但不是什么佞人,还是当时满族大臣中少有的直臣。尽管这次的行为有点儿过分,可要说延煦“倾轧”,她绝不相信。然而延煦和醇亲王都上纲上线,不可调和,除了各打五十大板,似再无他法。于是慈禧发下懿旨,左宗棠罚俸一年,延煦革职留任。

左宗棠被参有不臣之心,慈禧问了个技术性问题,没人敢为难左宗棠

?仔细衡量,延煦所受的处罚稍微重些。有人说,这是因为历代太后垂帘,从来没有能于万里外平叛的,只有慈禧可以自负武功在排行榜上稳居前列。而之所以能取得这个成绩,则多亏了左宗棠在西域的胜利。因此,慈禧对左宗棠抱有感恩之心,不愿他轻易被人污损。对延煦的板子打得重一点,也是借此警告其他不尊重左宗棠的人。自此,虽然左宗棠还会说一些昏话,做一些糊涂事,但再也没有人敢随便议论他了。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谭伯牛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本文作者:淘历史(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2308167713292812/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