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ag官网|官网

南京大屠杀中,日军是如何进行杀人比赛的?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6-23

南京大屠杀中,日军是如何进行杀人比赛的?

一、恶魔队长田中军吉

1937年12月14日,谷寿夫率领第六师团司令部人员,跟随在大部队之后,进入南京城。他骑着高头大马,挥舞战刀,不可一世地进入了中华门。当他看到中华门内及街道两旁,到处是中国士兵和百姓的尸体,硝烟弥漫,战火燃烧,前方不时传来扫荡的枪声和胜利日军的狂欢、呐喊时,心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征服者的疯狂、满足和骄傲。南京,中国的首都,现在已踩在自己脚下了,他正率领着自己的部队,在这里显示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武士道威风,从而使中国的百姓畏服。兴奋不已的谷寿夫,露出了凶暴残忍的本性,他横刀立马南京街头,以征服者的疯狂呼喊:

“天皇陛下万岁!”

“为天皇陛下,勇猛冲杀!”

“解除军纪三天!”

于是,在上级“发扬皇军武威,使中国慑服”的精神支配下,在“解除军纪三天”的唆使、纵容下,成千上万的日本士兵,成了一头头无人管束的野兽,在南京街头,写下了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残忍、无耻的篇章。

第六师团四十五联队大尉中队长田中军吉,日本东京人,32岁,身体壮实魁梧,性格残暴,残暴的个性加上旺盛的精力,使他成为这群野兽中最残忍的代表之一。进入中华门以后,田中军吉奉命率部队向水西门、汉中门一带扫荡。出发前,他集合全中队士兵,杀气腾腾地站在队列前面训话:“你们知道加奈目少尉事件吗?加奈目少尉是中岛师团长的部下,部队驻扎在常州的时候,他在巡视部队警备状态的归途中,从一条小胡同出来,拐角处,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在那里晒太阳。少尉并不在意,刚从她身边走过不到三步远,那小女孩就掏出手枪把少尉击中了。你们看,支那人敌视皇军的思想多么强烈!所以—”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提高嗓门,声色俱厉地说:“军首脑下达了命令:即使对妇女、小孩,也不能放松警惕。对敢于反抗皇军的百姓,统统的格杀勿论!”说到“格杀”二字的时候,他把手中的军刀狠狠一挥,龇着的牙齿咬得嘣嘣作响。然后,田中军吉率领全中队士兵,分成三股,杀气腾腾地向水西门方向进行扫荡。

在水西门附近,一个小队长报告,俘虏了一批中国士兵。田中军吉立即命令全部斩杀,并且亲自来到这个小队,命令将俘虏押到一块空地上,强令俘虏排成一行跪下。有几个俘虏不肯下跪,田中军吉命令士兵把他们押到队列前面,用最残忍的方法加以杀害,剩下的十几个俘虏被迫只好跪下,他们既不反抗,也不求饶,人人闭着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他们只在心里默默地后悔着。后悔刚才不该放下武器,早知敌人这样残忍,宁可拼死在战场上!

ag国际厅ag88|优惠一个日军小队长走上前来开始斩杀俘虏兵。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中国士兵,在这寒冷的冬季里,他还只穿着单军衣,由于个子瘦小,宽大的军衣遮去了大半个身子。他弯着身子跪着,屁股贴在双脚上,一只脚穿着旧布鞋,另一只脚上鞋子已经脱落了,冻得发紫的脚上沾满了污泥。他是广东兵,怀着满腔的抗日热情走上前线,如今壮志未酬,却要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面,把无限的遗憾,留在中华民族多灾多难的土地上。日军小队长挥刀两次,仍没有斩下这名中国小兵的头颅。田中军吉很不满意地走上前去,用斥责的语气说:“走开!让我给你做示范动作!”说着挥刀一斩,头颅滚落,田中军吉满不在乎抬腿又是一脚,将那颗头颅踢出两丈多远。杀得兴起,他索性脱下棉衣,将十几名俘虏一刀一个,全部斩杀。然后高声对士兵们说:“皇军的武威就在于军刀上沾满鲜血!你们要敢于斩杀支那人,就像我们在日本宰一只狗,杀一只耗子。要蔑视他们!刚才那颗滚落在我脚边的头颅,我就不把它当做人头,你们看,我把它当做了在日本帝国操场上踢的一只皮球!”

于是,在田中军吉的疯狂煽动下,士兵们一个个杀机勃起,跃跃欲试,挥舞战刀争先恐后到处杀戮着,用血腥的屠刀来尽情显示皇军的威风。

1937年12月15日,南京贡院街日军第六师团司令部。

自从昨天把师团司令部迁到中华门内原南京宪兵司令部以后,谷寿夫连续接到部下的报告,南京守敌司令唐生智已于12日晚率残部渡江逃跑,剩下几万名来不及逃跑的敌军已全部崩溃瓦解,在南京城内到处流窜。许多士兵已换上便服躲入民间,街头上、楼房里到处是敌军丢弃的军衣、军毯和武器。亢奋之中的谷寿夫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松井石根,然后命令分区扫荡的部队,务必尽快将躲入民间的敌人搜索出来。

12月15日,亢奋不已的谷寿夫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决定要亲自去街头巡视一番,亲眼目睹皇军征服南京的壮观场面。早饭后,谷寿夫带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走上了南京街头。他骑在高头大马上,举目四望,看到南京街头,到处是中国士兵和平民的尸体,许许多多裸露的女尸肚破肠流。被炮火轰塌的房屋东倒西歪着,不少的楼房还在寒风中浓烟滚滚,熊熊燃烧。目睹大日本帝国皇军创立的丰功伟绩,谷寿夫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舒心和满足。他沿着中华路、中山南路信马北巡,渐渐来到了新街口。谷寿夫看到,许多日本士兵围了一个大圈,正在观看一名日本军官作斩杀示范表演。谷寿夫勒马驻足,高兴地停了下来,命令部下一起观赏。

这支小部队正是谷寿夫属下四十五联队的一部分士兵。那名挥刀斩杀的军官正是四十五联队的中队长,杀人魔鬼田中军吉。田中军吉率领部队扫荡,从中华门杀到水西门、汉中门,然后又杀到了新街口。听说师团长前来巡视,田中军吉连忙整好军装,跑步来到谷寿夫马前,啪地双脚立正,行了一个军礼:“报告师团长,四十五联队中队长田中军吉前来晋见!”

彪悍、残忍的谷寿夫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你们部队扫荡了多少敌人?”

“报告师团长,我们中队已消灭500多匹,属下一人,即已斩杀100余匹!”

谷寿夫一愣,随后依然微笑着问:“你们为什么称支那人为‘匹’呢?”

“皇军士兵把斩杀支那人当做杀猪宰狗一样,所以我们都习惯叫‘匹’了。”

谷寿夫龇着嘴笑了,点点头说:

“很好,很好,你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英雄!”

兴致勃勃的谷寿夫立即转身对旁边的一位记者说:“松井记者,请你给我们的英雄拍几张照片好吗?”

这名记者叫松井七夫,是松井石根大将的弟弟。松井七夫立即拿起照相机,和田中军吉一道走向屠场。松井七夫惊奇地发现,被斩杀的并不是中国的士兵,而是一名平民百姓!这是一个二十几岁的中国青年,他的棉衣已经被撕破,上身半裸着,鞋子脱落在一边,可能刚才反抗被殴打过,脸上露着明显的抓痕和血迹。青年极不情愿地跪在地上,眼睛下垂,眉宇间露出极度的幽怨和愤恨。

松井七夫轻声提醒说:“田中大尉,这不是中国士兵,是一名普通百姓!”

田中军吉却满不在乎地回答:“躲藏的中国士兵都换上了便服,你还分得清士兵和百姓吗?”

松井七夫继续说:“如果不分清楚就随便斩杀,要是杀错了总不太好吧?”

田中军吉仍不以为然地回答:“得啦,支那的百姓都很坏,杀了也并不可惜!”为了斩杀方便,他脱下棉衣,只穿衬衫。拿起军刀,一边大声说:

“所有的支那人都该杀,对他们客气,我们就得倒霉!”

说着,田中军吉大步走到那名青年身边,手起刀落,然后,一口气斩杀了5名中国俘虏和平民,并且要求松井七夫从各?角度拍下了他斩杀中国人的照片。

回到第十军司令部,松井七夫一直在默默地思考着这几天见到的许多事情。于是,向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报告了部队屠杀中国平民的问题,并且说:“攻占南京,膺惩中国政府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要杀害平民百姓呢?”

出乎松井七夫意料的是,柳川司令官听了,不但不以为然,而且很不高兴,冷冷地回答说:“请问日本帝国哪一位将军的宝刀上没有沾过鲜血?战争中还分得清士兵和百姓吗?将军宝刀,功在杀人多,大和民族的武威就全靠这一柄锋利的杀人刀啊!”

松井七夫叹息说:“这样做不是?残忍了吗?”

“残忍?!”柳川平助继续说:“我敢说攻占南京的日军所有部队都是这样杀人的,要说残忍,中岛司令官的部队比第六师团还要残忍,他们还举行斩杀中国人的比赛呢!”

松井七夫听了,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料到,攻占南京的日军高级将领,竟是这样纵容部下屠杀平民百姓的。

二、杀人比赛狂

柳川平助在率兵侵华的战争中,说过很多谎话欺骗日本士兵和人民,但是关于“我敢说攻占南京的日军所有部队都是这样杀人的”这一论断,倒是刽子手在得意之时,脱口泄露天机说出的一句大实话。

柳川平助溜说斩杀中国人的比赛,指的是十六师团中岛今朝吾司令部下的两名青年军官举行的比赛。这两名青年军官,一人是片桐部队炮兵少尉小队长向井敏明,一人是片桐部队少尉副官野田岩。他们于11月上旬在上海西北7公里处的白茆口登陆作战时认识。在向南京进军时相约进行“友谊的杀人比赛”,即在完全占领南京以前,能亲自杀死100人者夺得锦标。12月4日,两人在句容城外作战时相遇,互报杀人数字,向井敏明已杀死89人,野田岩则杀死78人,这一消息被日本《东京日日新闻》特派记者浅海、铃木二人获悉,立即前往采访并赶写了一篇“杀人比赛”的新闻报道,刊登在12月6日的《东京日日新闻》上。

12月12日,中岛部队在南京城外与守军教导总队激战后,向井与野田在紫金山麓再度相遇了。野田作为步兵,在前线疯狂地砍杀中国士兵之后来到山麓小憩,而向井则是在后面残酷地屠杀了许多中国的俘虏和百姓之后兴冲冲地赶来。两头野兽见面之后,自然离不开嗜血的本性,立即互相炫耀他们斩杀中国人的辉煌战功。

野田说:“喂,我是105人,你呢?”

向井说:“我是106人……”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于是两名刽子手商量,姑且不论何人于何时先斩杀100人,作为以往的事,暂时不分胜负。从现在开始,改为斩杀150人的比赛,再决一雌雄。

向井敏明高兴地说:“我们于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超过了斩杀100人的纪录,这是多么愉快的事情啊!……”

两名刽子手在紫金山麓见面时,对他们进行跟踪报导的浅海、铃木两记者来到前线,再度采访了他们,并且提出要给两名皇军的英雄拍一张照片。

于是,两头野兽威风凛凛地站到了一起,高傲地叉开双腿,一色的黄军装、深筒靴子、一字胡须,肩膀挨着肩膀,军刀对着军刀。向井敏明双手拄刀放在胸前;比他稍矮的野田岩则用左手拄着军刀,右手弯在身后。姿势虽有所不同,表情却都是一样:两人眉宇间都露着征服者的高傲和腾腾的杀机;两人眼睛里都射出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兽性的光芒。

拍完照片,目送着两名记者离开山麓,向井敏明感叹地说:“野田君,我们这次斩杀支那人的比赛,原只是当做一回玩意儿,没想到竟上了国内的大报,你看,多有意思啊!”

野田岩深有同感地说:“是啊,我也没把这当做一回事,我斩杀支那人,就像在我家乡鹿儿岛劈柴火那样,寻开心啊!”

向井敏明说:“不,更像我们在东京劈甘蔗一样,甜滋滋的!”

两头野兽说得高兴,席地而坐,抽出军刀仔细地审视着。

向井得意地说:“我把一个家伙连钢盔一劈两边,你看,军刀都砍缺损了!”

野田岩深有同感:“是啊,我的军刀也有了缺损,依我看,我们日本的军刀还需要改良!”

两人在草地上兴奋地交谈着,直到部队集合,两人相约在南京城内再见之后,才各自回到了队伍。

12月13日,日本《东京日日新闻》再度刊登了特派记者浅海、铃木从南京紫金山麓发来的报导:

向井少尉与野田少尉举行杀死100个中国人的竞赛,其?标现尚未能决定,向井少尉已杀死106人,野田少尉已杀死105人,但不能决定谁先杀死100人。现两人同意不以100人为标准,而以150人为标准。

在刊登这篇报道的同时,配发了两名举行“杀人竞赛”的刽子手在紫金山麓合影的照片。

12月14日,刊登“杀人比赛”消息的《东京日日新闻》报纸空运到南京。十六师团司令官中岛今朝吾看了以后,十分高兴地说:“很好,很好,支那人不管多少,统统都要杀掉,对妇女、儿童也不能留情!”

于是,在日本报纸的煽动下,在日军高级将领的支持、纵容下,侵占南京的日本士兵,掀起了有形和无形的“杀人比赛”高潮。究竟有多少日军士兵参与了“杀人比赛”,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年攻陷南京的日军进行“杀人比赛”,决不是个别现象,也绝不仅仅是田中军吉、向井敏明、野田岩这3头野兽。

三、漏网屠夫录

《扬子晚报》1995年11月11日刊登沙舟所写《隔海追踪南京大屠杀见证》一文,就披露南京之役日军还有一柄杀了107人的军刀。

1995年,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南京电视台推出了一部力作—《南京大屠杀》8集系列纪录片。当摄制组人员来到台湾拍摄资料的时候,他们在台中“史政局”军史馆举办的?战胜利50周年展览会上,就看到了一把刻有“南京之役杀107人”字样的军刀,字迹清晰可见。这是原国民党十六军副军长魏炳文带到台湾的。魏炳文去世之后,其家属把这把刀捐献给了台湾“国防部”党史陈列馆。

当摄像机对准这件罪恶之物的时候,记者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那“南京之役杀107人”的小字,在镜头前跳跃放大,仿佛是当年死者一双双不肯暝目的眼睛;那军刀上斑驳的铁锈在镜头前缓缓移动,又像是当年冤魂的血液在流淌。谁是这把军刀的主人呢?当然不是田中军吉,也不是向井敏明和野田岩,而是另一名罪恶滔天的杀人魔鬼!半个世纪?经过去,这名血债累累的刽子手依然逍遥法外!

南京电视台记者吴建宁震撼之余,深切地感到,追查出军刀的主人,找到逍遥法外的凶手,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台湾期间,他就千方百计想寻找到魏炳文将军的家属,可惜由于时间短暂,一直未有着落。

回到南京之后,吴建宁依然继续他的寻找工作,终于从“南京大屠杀”研究会会长,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兴祖先生那里得到一条重要线索:最初缴获这把军刀的余鸿成先生,现在四川大竹县侨联工作。吴建宁立即拨通了四川大竹的电话,颇费一番周折之后,终于找到了余鸿成先生。余先生回了?封长信,回忆了收缴这把军刀的经过。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余鸿成作为十六军的辎重营长,奉命前往河北定县接受日军某部的军马。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是一名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胖胖文雅的大尉代表日方交出了10把军刀,其中就有这把刻有“南京之役杀107人”字样的军刀。他当时觉得这把军刀杀了这么多人,太不吉利,就把它和另外4把军刀一起上交了军部,于是,这把军刀就到了副军长魏炳文手中。

可惜当时谁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日本侵略者残酷屠杀中国人民罪行的铁证,因而没有及时将这名血债累累的刽子手追查出来。

从日军攻陷南京后,为炫耀皇军武威而拍摄的许多照片中,我们也不难找到“杀人比赛”的照片。有一幅照片是这样的:3名日军在疯狂地进行了一场斩杀中国人的比赛以后,一起坐在石阶上擦拭刀上的鲜血。坐在前面的是一名日本军官,由于连续的斩杀浑身发热,脱下军装只穿了一件白衬衣,连帽子也戴不住了,他右手握刀,左手正揩拭着刀上的血迹,向右侧偏着的脸上,两只眼睛正得意地注视着手中的宝刀,仿佛为刚才的杀戮感到无限的荣耀!坐在照片右前方的日本士兵,则是左手握刀,右手揩拭着刀上的血迹,由于杀人太多浑身发热,在这寒冷的冬天敞开了衣襟。拭着刀上的鲜血,刽于手正沉浸在无比兴奋、愉快的回忆之中!石阶后面坐着的一名日本士兵,左手戴着从被害人那里劫掠来的手表,一边擦拭刀上的鲜血,一边在仔细地审视着他的军刀。由于连续的斩杀,大概军刀已出现缺损,他的心里似乎也在感叹着:日本的军刀还需要改良!

可惜,这张照片上没有留下3只禽兽的姓名,也没有文字说明他们的“辉煌的战绩”,从而使这3名恶魔又成了战后正义之剑惩治邪恶时的漏网之鱼。

四、奸杀妇女大比赛

日军侵占南京之后,有形和无形的“杀人比赛”,又是与奸淫妇女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的,先奸后杀,成为日军的普遍规律。日军第六师团宪兵队的小林大尉,就直言不讳地供认:

“这恰恰是日军官兵非常勇敢的证据,试想,如果连妇女都征服不了,还能征服整个中国吗?再者,这也是对中国人反抗皇军的一种惩罚和教训!”

这个刽子手的自供状一点不假,我们可以随手找到很多证明。

日军十六师团十四团军士松木吉平,在进攻南京的战斗中,战绩“辉煌”。他三次率先冲入中山门外围壕沟,与守军进行白刃战,亲手击杀了十几名中国士兵。在攻城时,他又一马当先,率先冲入城内。因而,他成了皇军勇猛的武士、士兵们心目中的英雄。然而,也就是这个松木吉平,在强奸中国妇女方面,也是一马当先,堪称皇军的“英雄”。在攻入南京第二天,他便开始了他的“英雄”举动,一天强奸了3名中国妇女,奸后一一刺死。12月19日,当日本随军记者水野耕三采访他的时候,他带着一种十分亢奋的情绪告诉记者,他进入南京以后,被他连奸带杀的中国妇女已经有13个了。也就是说,入城以后,他对中国妇女的日平均奸杀量是两个以上。

随后,松木吉平又得意洋洋地向水野耕三讲述了他奸杀中国妇女的得意之作,其中最“精彩”的是发生在中山北路尾上一条小巷子里一个店铺中的一幕。

12月17日,松木吉平军士他们仍然执行挨家挨户“清剿中国军队零散人员”的任务,这当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堂而皇之的洗劫借口。部队来到小巷口,指挥官一声令下,士兵们便一窝蜂散去,三三两两窜入附近的老百姓家中,翻箱倒柜,寻找自己的猎物。松木吉平似乎又找到了体现他英雄本色的机会,他一个人冲在最前面,独自挑选一条巷道扎进去,在一个卖日用杂货的店铺里,他看到一对50岁左右的老人,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里,松木军士上去就是两刺刀,把他们刺死在店铺里。然后冲进里屋,终于从床底下揪出来两个年轻的?花姑娘”。军士馋涎地形?说:“那两个花姑娘可真是年轻、漂亮呀,皮肤像玉脂一样!”

然后,军士又得意地告诉记者说:“抓着这两个年轻漂亮的花姑娘,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要像攻城一样把她们攻下来!”于是,军士先把其中一个姑娘缚在床上,把另一个姑娘剥得精光。然后,将她们调换位置,又将另一个姑娘全身剥光,拼命地蹂躏摧残。之后,他又把两个姑娘弄到一起,蹂躏了一阵,终于腻了,临走之时掏出手枪,一人一枪,残酷地杀害了两个姑娘。

于是,松木吉平迈着亢奋的步子,哼着轻松的《浪花小调》,又到别处“扫荡残敌”去了。在他的“英雄”簿上,强奸和残杀中国人的数字,又同时上升到新的纪录。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南京市的一座清真寺,城破的时候,这里躲藏着20多个穆斯林女信徒,她们怀着恐惧不安的心情,祈求着真主的保佑。

一队日军“扫荡”到这里,当士兵们发现了躲藏的妇女以后,一个个就像饿虎见到了羔羊,眼睛喷着欲火,嘴里叽里哇啦地嚷叫着,没等指挥官下达命令,便一窝蜂扑了上去。

一起残忍的集体强奸、轮奸开始了,狞笑声、嗥叫声、厮打声、哭骂声搅成了一片,在这神圣、庄严的宗教殿堂里,演出了人类最卑鄙、无耻的勾?。

当一头头野兽们?着征服者的得意和满足,从被欺凌妇女的身上爬起来之后,殿堂里景象已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衣衫褴褛的妇女们有的悲愤交加,痛不欲生;有的脸色惨白,呻吟不已;有的下身淌血,奄奄一息。而野兽们则一个个带着得意的狞笑,欣赏着他们自己制造的“杰作”。

突然,一个日本士兵拔出刺刀,朝一个被轮奸的妇女走去。这个妇女被野兽们轮奸以后,双目紧闭、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士兵将刺刀对准阴道,猛地用力捅了进去,随着一声恐怖的惨叫声,鲜血从她的下身涌了出来……这是用不着军官下达命令的,因为上级早有?示,在强奸了中国妇女以后,“或者是给以金钱,或者是把她们处理掉,以免增加太多的麻烦。”

于是,士兵们一拥而上,又一场对中国妇女残酷屠戮的“杀人比赛”开始了,有的妇女被开膛破肚,有的被割去乳房,有的被斩下头颅……当回教掩埋队来到这座清真寺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二十几具惨不忍睹的穆斯林女尸体。

五、没有出笼的杀人比赛报导

攻占南京一个星期以后,第六师团接到命令,调离南京开往前线。在统计“南京之役”战果的时候,谷寿夫得到部属中队长田中军吉已用“助广”军刀斩杀300名中国人的消息,当即兴奋不已。他正为中岛司令官部下军官?行“杀人比赛”大出风头一事,感到有点不舒服,便连忙命令将田中军吉的战功及有关照片报上来。后来,田中军吉残酷屠杀中国人的“赫赫战功”及有关照片,不仅刊登在东京的报纸上面,还被收入日本军官山中峰太郎所编《皇兵》一书中。

谷寿夫当然没有料到,在他为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武士道威风张扬、喧嚣的时候,他也为自己及部下残酷地屠杀南京人民,留下了无可抵赖的罪证和永难洗刷的耻辱。

至于“杀人比赛”的始作俑者向井敏明和野田岩,在攻陷南京以后,自然是更会有一番疯狂创造的。两人从中山门进入南京以后,一路不停地挥刀?杀着,直到一个星期以后,两人相见在南京国民政府前。两头野兽相见之后,自然首先便夸耀起各自的战功。

向井:“野田君,我斩杀支那人的数字,已经超过150人哪!你呢?”

野田:“向井君,我也早已不止150人哪!那天从难民区抓来几百名俘虏,我一个人就干了他30个!”

向井:“我们这次举行‘杀人比赛’,原本是玩意儿,我看就不必论胜负了,我们两人都夺得了锦标!”

野田:“对!我们都是胜利者!大日本帝国的皇军都是胜利者!”

向井:“哈哈……”

野田:“哈哈……”

向井:“野田君?为庆祝‘杀人比赛’夺得锦标,我们去喝几盅吧!”

野田:“好!向井君,大大的好!”

于是,两头野兽一齐来到日本酒保开的店铺之中,三杯白酒落肚,野性更加疯狂。

向井:“真没想到,这次攻陷南京,有那么多俘虏可供我们斩杀!”

野田:“杀不完呢,江边上成千上万都用机枪扫了!要不是为了‘杀人比赛’玩儿,我也懒得动手哪!”

向井:“这回,杀的支那人可真多!”

野田:“这不算什么,我们鹿儿岛的大山岩将军,那年带兵攻陷旅顺港,把全城人都杀光了!除了抬尸队员,找不到支那人了!”

向井:“哈哈……”

野田:“哈哈……”

一阵兽性的狞笑之后,两头野兽又回到了眼前的话题。

向井:“野田君,我们的杀人锦标赛虽然胜利结束了,见着那些愚蠢的支那人,可不要轻易放过!”

野田:“我可不会让军刀闲着,那多没意思!”

向井:“还有那些漂亮的支那女人,也得要好好享用。”

野田:“那是当然,要不,我们的这一回胜仗岂不白打了!”

又是一阵充满兽性的狞笑。

后来,日本随军记者浅海、铃木再次追踪采访他们,并且写下了两名皇军勇士进行“杀人比赛”最终结果的报导。只是那时“南京大屠杀”事件已被披露于报端,国际舆论一片谴责之声。日本大本营为隐瞒罪行,严密封锁新闻消息,浅海、铃木为大日本皇军勇士所唱的赞歌,也只好委屈地被搁置起来了。

战后,中国派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检察官们,曾经极力想寻找到关于“杀人比赛”最终结果的报导。但是,由于日本战败投降前后,日本军方及有关部门曾极力销毁法西斯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证,这篇关于“杀人比赛”最终结果的报导,再也无法找到了。

然而,《东京日日新闻》报纸是无法销毁的,因此,这两名在攻占南京战役中进行“杀人比赛”的刽子手,最终仍然受到了正义之剑的严厉惩罚。

本文摘自姚辉云《南京大屠杀·1937》

本文作者:番茄历史书摘(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5137537934983692/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