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ag官网|官网

通许古今诗文选——胡广庭文二篇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6-26

漫说避讳?

在我国漫长的封建时代,人分三六九等,有尊卑之分,为了维护封建等级制度的尊严,孔老夫子提出了“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于是避讳在漫长的封建时代都盛行不衰。

《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避讳的:“封建时代为维护等级制度的尊严,说话写文章时遇到君主或尊亲的名字,都不直接说出或写出,叫做避讳。”避讳从它出现之日起,就很受历代帝王的欢迎。“为尊者讳”,谁最尊?当然是皇帝了。君临天下,威镇四海,自然是一国之尊,皇帝的名字自然就不能随意乱叫了。正因为这是由孔子 提出的,所以历代皇帝都尊孔,直把孔子抬高到“天下文官祖,历代帝王师”的地位,因此皇帝和孔子之名全国避讳,称为“国讳”。例如,秦始皇名“政”,遇有“政”字,一律改用“端”字;隋文帝杨坚,遇“坚”字可用“牢”、“固”、“刚”等代替;唐太宗李世民的“民”,其时均以“名”字代替;宋太祖赵匡胤更绝,不仅“匡”、“胤”二字不能用,连同音字如“筐”“眶”“引”等字都禁用。

不仅如此,就连中药名植物名,甚至某个词语也要避讳。中药常山,本名恒山,李时珍谓:“因本植物始产于恒山,故得此名。”后因西汉汉文帝刘恒讳“恒山”故连地名带药名都改称为“常山”。五代十国的吴越王钱鏐,因为“鏐”字与“榴”字同音,便把石榴改称为“金樱”、“金罂”。不仅如此,就连一些词语也决不可犯讳,“秀才”这一名词,因避汉光武帝刘秀的名讳,于是将“秀才”改称“茂才”;“原来”这个词在明之前是不存在的。那时通用的是“元来”。“元”是起始的意思,可朱元璋建明之后,认为“元来”不但讳了尊名,还暗含“元朝回来”之意,于是就诏令“原来”取代“元来”。

ag国际厅ag88|优惠再说“家讳”,实际即为孔子所提的“为亲者讳”。具体说就是父母之名应全家避之。这方面例子不少,如宋代人刘温叟,因父名“岳”,竟然终生不听音乐,一生不游五岳名山;北宋人徐积因,因父名“石”,终身不用石器,遇石绕开走,不踏石头,遇有非过不行的石桥,就让人背过去。避讳在他们头脑中深深扎下了根,其灵魂已被封建礼教的枷锁束缚得扭曲变形,他们对亲之名如此避讳,对“亲”的言行自然是奉行不违,还会讲什么原则?下面提到的这则避亲的事例就更让人匪夷所思了。说是宋代 人钱良臣儿子不敢犯父讳,凡有良臣二字就读成“爹爹”。一 天读《孟子》,把“古之所谓良臣,今之所谓民贼也”,读成“古之所为爹爹,今之所谓民贼也。”原为尊敬,反成辱骂;还有南宋史学家范晔,因为父名泰,便辞去了太子詹事的职务,连官也不做了。愚忠愚孝,尊亲避讳到如此地步,可见封建时代的“避讳”对人的影响有多深。

“避讳”必然束缚人们的思想,对于文人来讲,表现在赋诗着述上,一定会造成影响表达、文不达意的现象。譬如司马迁父名“谈”,《史记》凡“谈”字皆以“同”代之。唐代诗人杜甫,因母亲名“海棠”,因此杜甫所作的1400多首诗中,绝无涉及海棠花的词句;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祖父名“序”,他为人作序,皆写成“叙”。

正由于封建时代是一个专制社会,就有那么一些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恣意妄为,因有一定的权势,自以为尊,就要别人讳其名,要别人不能等闲视之。《老学庵笔记》讲到田登作州官,就一律不许人们提到“灯”字,上元节风俗,家家户户要放灯,为了避田登讳,放灯只能说“放火”,以至“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流传至今。

避讳是封建专致时代的产物,是摧残人们心灵的毒药,是束缚人们思想的桎锆,虽然封建王朝早已结束,但避讳并没有随着王朝的灭亡而销声匿迹。尽管建国以后中央曾倡导在党内及政府机关互称同志,但一些官员(现在叫干部),是极不愿意与下属、庶民平列,自然不愿意让人称同志,更不许人呼其名了。因此我们在搞好经济建设的同时,要搞好精神文明建设,随着时代的进步,让一切腐朽的东西在我们国度里彻底消失。

起名琐谈

世间万物都有名字,假设没名字,提起一物,人们只是比比划划描述其形状,让人猜谜一样费尽周折还弄不明白,那就很让人费心劳神了。林林总总难以数计的物固且不说,单就人来说,全球人口已达数十亿,虽然每人经常接触并与之交往的人数有限,但若没有名字想想那将会是怎么样?为了解决这一缺撼,人类就给事物分别安排一个名字,这就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也正显示了人类的智慧。

若干年前,人们对名字似乎不太讲究,尤其农村人更不刻意追求名字的含义和好听与否,好象只要随便取个名字就行。解放前后的相当时间里,就农村的男人来说,什么马、牛、粪堆、砖头,竟是常取的名字;女人呢,多是妞、妮、丫头什么的,就是讲究一些,也无非是花、荣、梅、英。

时代前进了,人们文化普遍提高了,这从人们的名字上明显体现了出来。以女人名字为例,六十年代以后,那些花、荣、梅、英,已觉得俗气,渐次退下历史舞台,随之敏、霞、丽、娜……用来作名很是普遍。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敏、霞之类字眼又均被淘汰,继而兴起的是梦思、诗佳、雪寒、丹亚……

现在人们对名字的重视是空前的,普遍是孩子还没出生,一家人就开始酝酿孩子的名字,或搬出字典,或求高人名士,为起得一个好名真是用尽心机,甚至不惜花费金钱。因此,社会上也骤兴起专为人取名的行当,甚至应用上了高科技的电脑。当然起个好名字是必要的,虽说名字是一个符号,但它毕竟要在自己耳边经常叫响,而且要伴随终身,一个响亮、有品味的名字听着入耳不说,它还能增强一个人的信心。

有些人另有取名方法,也可以说是“走捷径”。就是专在书报或影视上挑选入眼入耳的名字,当然多是大红大紫的各种名人,因对其仰慕,就以此名人的名字为孩子命名。一个明显的例子,河南电视台有个“梨园春”戏剧栏目,其中“擂台赛”人气很旺,前几年有个叫秦梦瑶的小姑娘擂台夺魁之后,名声雀起,随之,使得很多家庭的孩子纷纷一窝蜂地也叫起了“梦瑶”。这说明人们都崇拜成功人士,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如自己心仪的偶像一样,将来功成名就。

我国自古以来,一个人起码都有两个名字,即幼时的乳名,成年以后的学名。乳名一般起时并不慎重,甚至是随意而为,起个鸡呀、狗呀的无所谓,给孩子起这些小动物名字,叫起来反而很亲切,也显得对孩子的宠爱,乳名若起个非常郑重反倒不好。现实生活中,父母一辈子是只叫孩子乳名而绝少喊其学名的。乳名、学名似乎是一个人童年和成人的分界线。乳名随便些无妨,孩子一旦长大成人,要入学呀,要顶门立户呀,那就要慎重地起上一个名字了,农村人一般就要按本姓宗谱起个很规矩的名字。可这种情况放到今天不行了,因为现在的孩子一出生,就要到派出所报户口,户口册上的名字一但输入电脑,也就板上钉钉再难更改,注定你一生必须是这个名字,如若想改动,掏钱不说,手续那叫一个麻烦,这也就使得不少人家孩子还没出世,一家人就开始为其酝酿名字,难怪现在人们是那么重视给幼儿取名了。

笔者认为,起名字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要名副其实,要响亮,不要张狂,要有品味,但不要故弄玄虚,更不可踩人脚后跟儿,拾人牙慧。另外,我们既然给自己选定了一个既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如果能把这个名字当坐座右铭,时刻警策激励自己,让名字和你的实际人格相一致,使之名字响亮,人更响亮,那就真正达到了起名的目的。

通许古今诗文选——胡广庭文二篇

作者简介 胡广庭,常用笔名胡半池。通许县长智镇胡庄村人,1948年出生于古都西安,1954年随家人返回故里。?1968年从事教育工作,2003年退休。自幼喜爱文学,1965年以一篇通讯见诸河南日报,此后开始业余文学创作,笔耕数十载发表各类文学作品数百篇。曾为开封市作家协会理事,现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本文作者:中艺书法大学堂(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6415702460334599/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