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ag官网|官网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作者:网络整理 2019-06-27

ag国际厅ag88|优惠斡鲁朵在契丹语里代表是"宫帐"的含义。赵刘果儿在上一篇文章里面讲过,契丹人开辟的辽朝统治政权时期,每一届的执政者在承袭帝位之后都会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斡鲁朵组织。而斡鲁朵是一个由军队、丁户、地方州县和失去自由的奴役共同组成的编制,它隶属于皇帝本人直接统辖,也就是说在斡鲁朵编制里的每一个人或每一寸土地都是皇帝的私有财产,不属于集体所有,设有独立的衙门和专属官吏管理。执政的皇后也有自己的斡鲁朵,其死后,由其家族后人继承。各宫帐斡鲁朵,均有自己的专属名称,也都配置一套专属制度管理。

简单地讲,辽朝皇帝的宫帐称之为斡鲁朵,其主要职责就是肩负着管理皇帝私有的斡鲁朵宫卫军、民户、奴隶和诸州县。斡鲁朵既是皇帝的私人武装,也是维护皇权的一个特殊军事经济组织。斡鲁朵不同于一般政权机构,因此也称为斡鲁朵宫卫军。而契丹皇后也有自己的斡鲁朵宫卫军。

关于斡鲁朵宫卫军制的形成,请参考赵刘果儿的上一篇文章。《解读:隶属于契丹12宫1府的斡鲁朵宫卫制与斡里朵制度的作用?》

辽朝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建国之初,就从契丹亲信贵族子弟中拣选强悍精壮丁户,组建了一支斡鲁朵侍卫亲军,名为"腹心部"。又从各地蕃汉转户中抽调丁户充入斡鲁朵侍卫亲军中,组成了一支隶属于皇帝本人的斡鲁朵宫卫骑军,斡鲁朵下设提辖司以统辖之,在契丹各要襟地区戍守和从事劳作生产,也称之为提辖司人户。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斡鲁朵宫户既是皇帝私有的民户,又是另一层次的斡鲁朵军。太宗即位后,把契丹腹心部扩充为"大帐皮室军"。并合并述律后宫帐直属军"属册",组成一支五万骑的御帐亲军。而宫卫骑军数量也进一步增大。除一般民户与州县外,斡鲁朵还将战争俘获的生口及契丹本族"犯罪没入者"作为奴隶,或为建州县、置官属以奴役之。或编入宫户(即着帐户)、瓦里,在各宫帐供役使,有承应小底局和着帐局管理之。皇帝死后,其斡鲁朵所有之军队、民户、奴隶和州县,除一部分用以侍奉陵寝外,其余由新皇帝族继承。

那么,斡鲁朵宫户的构成是源自于哪里呢?

简单地讲,斡鲁朵体制内所属的丁户基本来自于两个方面:

一是经过"析部族"的计划,将原有以契丹人为主的诸部落里的契丹族户重新划分归并,使其各有所属。

二是经过"分州县"的策略,将原先各地所属的汉族、渤海族丁户重新划归州县而治。

可以说,析部族的方案是直接组成了斡鲁朵丁户,因此又称之为宫分户或者宫户,又称谓正户。而分州县的计划则是将离散于各地方的族户,也就是隶属于诸宫帐的人户分州县的而治。因为隶属于各宫帐州县的人户基本都是被俘虏的汉人和渤海人转化而成,所以又称之其为蕃汉转户。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概括而言,我认为斡鲁朵丁户组成基本来说有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契丹统治者在创建斡鲁朵制度时,就是从契丹原来的诸部落里划分出来的一部分契丹部族民户。就如辽史中所言道:

"太祖始置宫分以自卫,及平刺葛等乱。"《辽史卷六十五》

"突吕不部人,耶律欲稳率门客首附宫籍。"《辽史.耶律欲稳传》

通过这两段史籍,我们可以确定几个关键要素。一是辽太祖"始置宫分以自卫"的时期是在"平剌葛等乱"之前。二是史籍记载中所言的"宫分"就是指向诸宫帐所属的斡鲁朵。三是契丹族突吕不部人,辽太祖刚刚创建斡鲁朵宫卫制度时。

"耶律欲稳"就第一个做出表率带领自己的门客族人自愿投入斡鲁朵宫籍,成为契丹历史上首个斡鲁朵宫籍的契丹本户,也就是辽朝统治者耶律阿保机设置的弘义宫,成为斡鲁朵制度创立后分析出来的第一批宫户。

又如《辽史.耶律敌鲁传》中所记载道。

"耶律敌鲁,其先本五院之族,始置宫分,隶焉。"

"迭刺部"本为契丹遥辇氏八大部落之一,在契丹建国后,阿保机因诸弟之乱为削弱迭刺部落日益膨胀的势力,巩固其统治地位,将迭刺部落一分为二,析分成五院和六院两部。五院和六院也是辽朝北大王院和南大王院成立之前的官称。

耶律阿保机同时分别委任斜涅赤为北院夷离堇,绾思为南院夷堇对其部加以统辖,以铲除原迭刺部贵族们的力量。而"耶律敌鲁"本为五院之族户也自然就被分析成为第一批斡鲁朵宫分户。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其二、在契丹长年累月的对外战争中和吞并其它民族部落时缴获的其它部族民户和附属部落贡献的人丁,这里面不乏包括一部分汉户。

《辽史.营卫志.部族下》中记载道:

"太祖伐奚,乞降,愿为着帐子弟,籍于官分。"

这段史籍阐述了阿保机在契丹建国前后曾出兵征伐奚族,而奚族三营的撒里葛部、窈爪部、耨盌爪部等族率众乞降。(撒里葛部实为契丹族名。原为奚三大氏族,被契丹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率军征讨随后归降后成为了契丹皇族宫帐的奴役。)

又如《辽史.姚景行传》中记载中言道:

"应历初来聘,用敌国礼,帝怒,留之,隶汉人宫分。"

这段史籍则说明了汉族人姚景行,祖父汉英,曾是后周王朝的着名将领。姚在辽穆宗耶律璟承袭帝位后,于辽朝的应历初年(也就是公元951年)作为中原王朝的使臣访问契丹,用敌国之礼仪,辽穆宗龙颜大怒,命令将他扣押于契丹,后隶属于汉人宫户。

其三、还有一部分属于是心甘情愿附属于契丹诸宫籍的契丹族户。如《辽史.萧胡笃传》中所记载道:

"萧胡笃,字合术隐。其先撒葛只,太祖时愿隶宫分,遂为太和宫分人。"

萧胡笃曾祖是契丹太祖时期的北府宰相萧敌鲁,应天后述律平是萧敌鲁的姐姐。萧胡笃自愿加入到了太和宫(阿思斡鲁朵)宫籍。

其四、在契丹统治政权时期因触犯王法而没入"宫籍"的各色民户。辽史记录中称谓这一类民户为"着帐户"。着帐户属于是辽朝政权统治时期诸宫籍中身份较低的一种人户。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而着帐户人丁的来源主要有两个方面:

第一种是从各斡鲁朵诸宫帐户籍中分析出来的。

第二种是各种人户因犯罪而打入宫帐户籍。

而根据《辽史.百官志.承应小底局》中记载:

这一类人则往往在诸宫帐中充任杂役,归承应小底局管治。承应小底局实为契丹官署名,是辽朝的一个宫阙组织,其隶属于宣徽院着帐户司。

"籍没之法,始自太祖为挞马狘沙里时,奉痕德堇可汁命,按于越释重遇害事,以其首恶家属没入瓦里。"《辽史.刑法志》

着帐户诞生于痕德堇可汗时代(痕德堇可汗是契丹最后一任部落联盟首领)。当时,以蒲古只部(契丹遥辇氏部落联盟贵族),在痕德堇可汗担任首领时期,其联合耶律滑哥(也称耶律释鲁子,迭刺部人,耶律阿保机的堂弟。)等部,将全面掌握部落联盟大权的"于越释鲁"耶律阿保机的伯父杀害。后被阿保机处死,其三族家属皆打入翰鲁朵诸宫帐沦为奴役。

籍没之法由此形成,凡是契丹内族、外戚或世宦之家犯法的民户统统没入瓦里,罪犯家属皆充为翰鲁朵宫籍。

另据《辽史.萧鲁古辞传》中言道:

"萧鲁古辞传,因重元党,免为庶人,没入兴圣宫。"

萧鲁古辞传为契丹楮特部人,时任辽北院枢密使事。萧鲁古辞传为人奸滑谄媚,聚敛无厌。升任枢密使仅仅几个月,就因其所举荐之人多为重元诸弟叛乱同党,由此被罢免为平民。随后划归兴圣宫(女古翰鲁朵)为宫户。

而据《辽史.萧得里特传》中记载道:

"寿隆五年,坐怨望,以老免死,阖门籍兴圣宫。"

遥辇洼可汗宫分户,西南招讨使转国舅详稳"萧得里特",长时间对辽兴宗耶律宗真长子,辽朝的第八位皇帝,辽道宗耶律洪基统治政权产生不满情绪,但辽道宗念其年老体衰故而免其一死,其后世族人被没入兴圣宫(女古翰鲁朵)为宫户。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结合史籍记载来看,这些因犯罪而被打入诸宫籍的族户,主要充当皇宫内庭的奴役。

正如《辽史.百官志.承应小底局》中所言道:

"凡承应小底、及宫中、亲王祗从、伶官之属,皆充之。"

概括而言,承应小底局的工作职责就是为御帐、皇太后、皇太妃、皇后、皇太子、近位、亲王等做侍从或奴仆。其治下所属有笔砚、寝殿、佛殿、司藏、习马、鹰坊、汤药、尚饮、盥漱、尚膳、尚衣、裁造诸小底。而小底即为小的意思。

根据史籍记载来看,以上所述的这些族户,一旦被划归为翰鲁朵诸(宫帐)宫卫籍户,也就是意味着其入了"宫籍",其户籍的性质就由此转变成了契丹皇室的私有民户和奴役,世世代代都将为契丹皇族服务。

这种身份在名分上是不可以随心任性扭转的。若想改变这种户籍身份的属性,必须要有十分特别的缘繇或功绩,同时还需要得到皇帝直接颁下诏令特许才可。此谓称之为"出宫籍"。

"耶律隆运,本韩氏,名德让。以功赐国姓,出宫籍。"《辽史.耶律隆运》

这段史籍记载言道,契丹大丞相晋国王耶律隆运,本为汉人韩德让,在唐朝末年随先祖被契丹人俘虏到辽国为奴。辽圣宗统和年间因功出宫籍赐国姓。德让在宋军攻燕时,解南京之围,又大败宋军,任南院枢密使。后因其有勇有谋又屡获战功而颇受萧太后欣赏成为摄政王。

也就是说,唯有如此才算是真正地摆脱了与斡鲁朵(诸宫帐)之间的附属关系,而获得自由之身成为自由之民户。

正如史籍所言:"及景行既贸,始出籍"。《辽史.姚景行传》

这段史籍也就是说姚景行本来因获罪而隶属于斡鲁朵(诸宫帐)汉人宫分户,后因景行博学获特批出宫籍。

又如《辽史.耶律喜孙传》中记载道:

"重熙中,其子涅哥为近侍,坐事伏诛。帝以喜孙有翼戴功,且悼其子罪死,欲世其官,喜孙无所出之部,因见马印文有品部号,使隶其部,拜南府宰相"。也就是说耶律喜孙为辽皇族后裔,隶属为国阿辇斡鲁朵(永兴宫)分户。

更有《辽史.萧塔剌葛传》中言道:萧塔剌葛,本为契丹六院部族户"坐叔祖台哂谋杀于越释鲁,没入弘义宫。世宗即位,以舅氏故,出其籍,补国舅别部敞史"。

但是,虽说同是隶属于"斡鲁朵宫籍",但着帐户和上述几种情况却是截然不同。根据《辽史.营卫志》记载,"斡鲁朵宫卫"是不计入地方户籍编制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隶属于斡鲁朵宫籍的奴役,是没有自由身份的人户。

"着帐户释宥(宽赦)、没入、随时增损,无常额"。《辽史.营卫志.部族上》

这就是说明,拥有"斡鲁朵宫籍"的人户是以"户"为单位,除了小底等身份侍奉皇室之外,基本来说也要参与诸多的生产劳作事务。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综合以上所述,我们将斡鲁朵宫籍这一因素延伸到分散于契丹政权各地的隶属各宫统治州县来加以辩论。基本来说其大部分是在辽太祖耶律阿保机、辽太宗耶律德光执政时期频频发动对外战争开疆扩土时所俘掠的汉人、渤海百姓为主所建立和设置的和以此为根柢壮大起来的。

而辽朝统治政权在立国初始所创建的诸斡鲁朵的隶属州县民户也是如此。契丹在开辟辽朝政权以后的诸斡鲁朵隶属州县民户亦大体相同。但是个别情况也略有差别,因为有的隶属于斡鲁朵的州县本身就是辽太祖、辽太宗执政时期以战争掠夺方式俘获民户所建置,只是被后任承袭皇位的统治者的根据斡鲁朵宫卫设置情况大小或其它因素所略加划拨。

根据《辽史.地理志》记载:"龙化州,兴国军。本汉北安平县地。契丹始祖奇首可开居此,称龙庭。太祖于此建东楼。唐天复二年,太祖为迭烈部夷离董,破代北,迁其民,建城居之。明年,伐女直,俘数百户实焉"。天佑元年,增修东城,制度颇壮丽。

"潞县。本幽州潞县民,天赞元年,太祖破蓟州,掠潞县民,布于东京,与渤海人杂处。隶崇德宫。户三千"。《御定韵府拾遗》

这就说明,有些州县上的民户是在辽太祖、辽太宗扩疆领土时期、抢掠中原地区的民户囤建于此,在后任执政者上台之后以此设置为隶属于诸宫帐(斡鲁朵)州县,划归于某一支斡鲁朵宫卫所有。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以下列举若干隶属于诸宫帐(斡鲁朵)的州县:

1、宣化县。"本辽东神化县民,太祖破鸭渌府,尽徙其民居京之南。统和八年,以诸宫提辖司人户置。隶彰愍宫(监母翰鲁朵)。人户四千"。《辽史.地理志》

2、临潢县。太祖天赞初南攻燕、蓟,以所俘人户散居潢水之北,县临潢水,故以名。地宜种植。人户三千五百。《辽史.地理志》

3、长泰县。本渤海国长平县民,太祖伐大諲譔,先得是邑,迁其人于京西北,与汉民杂居。人户四千。《辽史.地理志》

4、定霸县。本扶余府强师县民,太祖下扶余,迁其人于京西,与汉人杂处,分地耕种。统和八年,以诸宫提辖司人户置。隶长宁宫(蒲速斡鲁朵)。人户二千。《辽史.地理志》

5、保和县。本渤海国富利县民,太祖破龙州,尽徒富利县人散居京南。统和八年,以诸宫提辖司人户置。隶彰愍宫(监母翰鲁朵)。人户四千。《辽史.地理志》

还有一部分原先是契丹立国初期诸王侯、大臣们俘虏民户所创建的头下军州,后来由于某些不固定的历史因素而被夺官爵抄其家后划归于翰鲁朵宫卫籍。

以下列举几个头下军州加以说明:

1 、遂州,属东京道。治所在山河县(辽宁彰武县西北)。

2 、贵德州,辽圣宗置,治贵德县(辽宁抚顺市北)。属东京道。辖境约当辽宁省抚顺地区。

3 、双州,辽太宗置,属东京道。治所双城(辽宁铁岭市西)。辖境约辽宁省法库县东南,大蛇山子以东一带。

4 、川州,辽应历元年(公元951年)改白川州置,治所咸康县(辽宁北票市西南)。辖境约相当北票市地。属中京道。

以上所述均属于是辽太祖、辽太宗时期俘虏民户所建置的州县。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第一类隶属于斡鲁朵宫卫州县人户构成情况,大约占据全部斡鲁朵(宫卫)州县的60%以上。

第二类隶属于斡鲁朵宫卫州县是在斡鲁朵领主(皇帝或皇后)去世之后,由新一届的皇帝以奉陵宫人(守陵户)设置而隶属前朝斡鲁朵者。

以下列举若例:

1 、祖州,"以高祖昭烈皇帝、曾祖庄敬皇帝、祖考简献皇帝、皇考宣简皇帝所生之地,故名。" 辖二县一城。辽太祖耶律亿置,属上京道。治所在长霸县(内蒙古巴林左旗古城)。《辽史.地理志》

2 、怀州,辽世宗时置,治所在扶余县(内蒙古巴林右旗东北)。取太宗耶律德光怀陵为名。辖境相当今天的内蒙古巴林右旗境内。怀州遗址尚存。《辽史.地理志》

3 、显州,辽置,治所在奉先县 (辽宁北镇满族自治县北镇庙)。辖境相当今天的辽宁北镇满族自治县及义县、锦县部分地区。

4 、庆州,"圣宗秋畋,爱其(黑河州)奇秀,建号庆州。"又《兴宗纪》:"建庆州于庆陵之南,徙民实之,充奉陵邑。"辖境相当今内蒙古巴林右旗和林西县北部地。辽景福元年(公元1031年)置,属上京道。治所在玄德县(内蒙古巴林右旗北境白塔子古城)。庆州古城遗址尚存,城垣南北长930米,东西宽1090米,高2.5米。城内西北有辽释迦如来舍利砖塔(高49.48米)。庆州城遗址1988年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5 、乾州,"以奉景宗乾陵",故名。辖境相当今辽宁北镇满族自治县西南部、盘山县以北一带。辽乾亨四年 (公元982) 置,治所在奉陵县 (辽宁北镇满族自治县观音洞)。《辽史.地理志》

6 奉先县,"即医巫闾,幽州镇山。世宗析辽东长乐县民以为陵户,隶长宁宫。"辽置,为显州治。治所在辽宁北镇满族自治县北镇庙。《辽史.地理志》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这一类斡鲁朵宫卫州县虽说在翰鲁朵主人在世时并不复存在,但是和斡鲁朵宫帐主均有着一定的关联,且其奉旨守陵籍户或是其治下的州县籍户多是和契丹建国时期辽太祖、辽太宗所俘虏的汉人、渤海人籍户有关。

如"怀州,奉陵军。本唐归诚州。太宗行帐放牧于此。天赞中,从太祖破扶余城,下龙泉府,俘其人,筑寨居之。会同中,掠燕、蓟所俘亦置此。太宗崩,葬西山,曰怀陵。大同元年,世宗置州以奉焉"。《辽史.地理志》

又如"祖州,天成军。本辽右八部世没里地。太祖秋猎多于此,始置西楼。后因建城,号祖州。以高祖昭烈皇帝、曾祖庄敬皇帝、祖考简献皇帝、皇考宣简皇帝所生之地,故名"。《辽史.地理志》

祖州天显中太宗建,隶属于弘义宫。统二县、一城。如下:

长霸县。本龙州长平县民,迁于此。户二千。

咸宁县。本长宁县。破辽阳,迁其民置。户一千。

越王城。太祖伯父于越王述鲁西伐党项、吐浑,俘其民放牧于此,因建城。在州东南二十里。户一千。

上面所述二县一城皆市契丹建国初期俘虏民户所置。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除此之外,还有一类隶属于翰鲁朵宫帐直辖州县,实属是新一届皇帝所设置,或因收编"诸落帐户"和安置发配流放的"诸犯法者",又或者是因为契丹皇帝的"春猎之地"而建置。

如隶属于永兴宫(国阿辇斡鲁朵)的来州,隶属于兴圣宫(女古翰鲁朵)的隰州和隶属于延庆宫(窝笃荡斡鲁朵)的泰州、长春州。

这一类斡鲁朵宫卫州县民户,基本来说在整个斡鲁朵籍户占比率相对较低,属于迥殊个例。可以说是与隶属于各斡鲁朵宫卫州县性质与诸王、外戚、大臣等所建置的头下军州的情况类似。

这一类籍户一旦划归于斡鲁朵宫卫管辖,基本来说就如同头下军州的私城性质一样而成为斡鲁朵(宫帐主)皇族的私人产物。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但略有不同的是,头下军州是外戚宠臣在战争中以俘掠其它政权或部族的民户所创建的。等于说这种的私属州城基本是创建于战争之后,类似于跑马圈地的性质,因为头下军州的特点就是谁建置的州城就属于谁的私城(私有领地)。

而隶属斡鲁朵(宫卫)的州县则是契丹皇帝在战争中通过俘掠契丹之外民户的基础上创建的,最初这种通过战争而俘虏的民户,绝大一部分是隶属于辽朝统治政权体制内的,后来被契丹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运用手中的权力通过"分州县,析部族"的策略划归给了新的斡鲁朵或者增调诸斡鲁朵。

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继任皇帝直接从前朝斡鲁朵宫卫中分析截留出来后重新划归给了新建置的斡鲁朵,这种现象在辽圣宗朝之后非常普遍,属于是见怪不怪之举。

概括地讲,这一现象不仅折射出了封建时期统治者的权力逐渐增强,同时也迂回地表明了斡鲁朵(宫卫)所属州县也主要是契丹立国前后通过发动战争俘略民户所建置的,因此具有私有产物的禀性。

简述辽朝“斡鲁朵宫卫制”籍户构成的内在与外在形态

本文作者:历史中简堂赵刘果儿(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6514235129610760/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